“谁拿走我18年工龄”:一位老教师的遗憾与西安教育史的缺陷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03-26  浏览 次  

  一个偶然机会,一位从事过38年教师工作的老人向笔者讲述了自己一生的遗憾。听完之后感慨万千,老人的个人经历折射了中国教育的一段历史,而她的终生遗憾也反映出某些令人想不通的体制缺陷。

  建国后,人口急剧增长,教育规模迅速扩大,靠高校培养的“公办教师”远远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要求。于是,很多初中或高中毕业的优秀青年便通过教育部门的招聘,走上教育工作岗位,成为教育战线的重要力量。民办教师遂成为我国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中小学教师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农村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一支重要力量。在农村中小学,他们与公办教师在岗位上几乎平分秋色,但同工不同酬,拿的却是微薄的补贴以及和农民朋友一样的“工分”。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人就是民办教师大军中的典型一员。老人1944年出生,学历中专,在当时那个年代的乡村里,中专学历并不多见。老人1961年10月开始在原籍任小学民办教师,一干就是十多年。

  乡村民办教师的工作十分辛苦,任教的大部分是复式教学班,两个以上的年级安排在一个教室上课,“讲”与“练”交替进行,一天五节课没有一节能抽得开身,中午还要当炊事员帮助学生蒸中饭。那时没有电话,联系家长很不方便,碰上学生有病的情况,他们还需承担父母的职责,求医寻药或是将学生背回家中。

  对于这个群体来说,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着有朝一日能“转正”成为公办教师的希望。为了“转正”,他们周六、周日不休息,跋涉很远的山路到乡镇所在地的学校参加函授学习,把一本本很厚的《中师教材》“消化”,像个学生一样坐在座位上听课、做作业,然后是到县城参加严得如高考一般的考试,以便在拿到毕业证后为“转正”增加筹码。

  老人当时也是这样一群奋斗转正教师大军中的典型一员,经过多年工作、学习,她于1978年参加当地教育局民办教师考试,各方面条件合格后领取《民办教师任用证书》。

  1979年,为了照顾爱人,经西安阎良教育专干、教委领导协商同意后,于当年3月来到阎良任教。到西安后头几年,老人还是民办教师,1982年11月,阎良教委进行民办教师整顿,她还参加了文化课考试考核,领导座谈等程序,因条件优秀、整顿合格而继续在当地学校任教。

  1979年至2000年期间,有一件新中国教育史上的大事,它对我国教育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那就是民办教师转正。那时期中国教育事业百废待兴。为解决农村教师紧缺问题,各地教育部门在中央统一部署下,从农村选拔了部分优秀初高中毕业生充实到农村中小学任教。从1979年到1994年,我国逐渐形成了“二十世纪末基本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基本方针,在这一方正指导下,出台了一系列民办教师转正的政策和措施。

  转正并不容易,有着层层关卡:年龄、教龄、学历、职称、业绩、计生,还要考试、政审等,只有完全合格且较为优秀者才能通过。老人于1983年11月参加了西安市《15年以上教龄民办教师和代理教师的转正考试》,以第六名的成绩被录取。阎良乡教育组随后便派人员到其原籍进行函调确认之前的工龄,经原籍各级部门盖章确认了情况属实后被转为全民公办教师。

  当时像老人这样民办教师在转正后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有关教龄计算一直没有统一的规定,后因各地做法不一并且纷纷向教育部请示,教育部。该文件说的很清楚,“民办教师转正后,继续从事教育工作的,其民办教师的工作时间与成为国家正式职工后的工作时间合并计算为连续工龄,作为教师,也就作为连续教龄”。按此规定,之前的遗留问题都按照教育部答复的口径,处理民办教师转正后的教龄问题。

  但老人却没能感受到这个政策的效果,据老人回忆,当地教委负责工资改革人员说她的情况是属于“甲地到乙地”,就把自己的教龄从1961年10月参加工作改为1979年3月算起,减掉了18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迎来了更大规模民办教师转正时期,较此以前民办教师转正政策更加系统化、科学化、规范化和规模化。1992年8月6日,国家教委、计委、人事部、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改善和加强民办教师工作者若干问题的意见”,提出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关、招、转、辞、退”五字方针,全国各市、县两级政府执行“关、辞、退”办法。国务院办公厅于1997年9月7日发布《关于解决民办老师问题的通知》(1997 32号)文件,提出了“争取到本世纪(二十世纪)末基本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目标。

  在这种政策背景下,许多像老人一样遇到过教龄计算遗留问题的人都陆续得到解决,但老人不知何故还是被落下了,1999年,老人抱憾退休,她38年教龄只有19年得到认可,这成了老人退休生活中时不时感到失落的钝痛。

  老人如今已年过75,2017年9月她被教育部颁发“乡村学校从教三十年”荣誉证书,可实际工龄还是只算19年。她说,不久前心里实在不舒服就又去找了一次教委,经相关人员层层查询原因,竟然发现她1979年之前的档案疑似没了,这让她更想不通。所幸,她个人手里还有一些证明材料,有些甚至是在曾经被扔掉的垃圾堆里有好心同事捡拾回来交给她的。

  老人说,回想四十多年前那个时期,民办教师填补了当时公办教师奇缺的空白,这些人领着微薄的工资,默默工作至今,很少有人提出过分要求,但也总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就这样不明不白留下缺憾吧?—《调查清样》

热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