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财教授王雍君:我们不能否认房子具有投资的功能

来源:网络 发布于 2019-03-08  浏览 次  

  网易研究局“大咖谈两会”特别策划NO.001

  专访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

  采写|杨泽宇

  2019年全国两会召开,今年经济将如何发展?有哪些热点会被关注?网易研究局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

  60S要点速读:

  1、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总体上来讲不差钱的国家。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没有钱,而是怎么花好钱,包括花在何处、怎么花,这才是要害问题。

  2、房地产税目前不紧迫。我预计在近期推出的可能性不是很高。

  3、我们不能否认房子也具有投资的功能。中国没有强大的股市,人们对投资品种的选择、投资方式的选择还是有限的,楼市发挥着类似于美国股市的作用。如果人们觉得股市没有吸引力,在其他投资品种的选择方面也会受限,那么把钱投到房产上,作为一种投资,这不仅是一个事实,它也具有一定合理性。

  4、房子有三个用途,第一个是居住,第二个是投资,第三个是投机。我个人倾向于居住的用途是免税的,投资的用途是低税的,投机的用途应该是高税的。

  以下为专访精编:

  网易研究局:中国生育率下降引起热烈讨论,从财政角度讲,应该如何鼓励生育?有专家认为,要给生二孩的家庭现金补贴,甚至补贴学前教育,你怎么看?

  王雍君: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补贴二孩也好,补贴学前教育也好,都有比较合理的依据。因为人口政策不仅仅是个人的事,它还牵涉到国家的整体考虑。通过国家教育补贴鼓励生育,这种做法在发达国家也很常见。

  另外学前教育,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成分是公益性教育,也就是培养未来的一代公民,从娃娃抓起。学前教育包括道德教育、底色教育,这些教育带有公益性质。所谓底色教育就是让孩子从小就知道这个社会是什么样子——是阳光的,不是阴暗的,不是邪恶的。这样的教育叫底色教育。道德教育就是让孩子从小就有能力辨别是非、善恶和对错。这些都是培养现代公民素质所必须关注的关键方面。

  这些关键方面,不能变成一个私人赚钱的买卖,国家应该在这方面投一些钱、做一些补贴。二孩补贴政策也好,学前教育补贴也好,都是合理的。

  网易研究局:国家有财力去做这件事吗?

  王雍君:这个财力还是有的。因为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总体上来讲不差钱的国家。中国的基层或者贫困地区等地可能财政比较困难,但是从整个国家来看,中国整体上不差钱。当然中国还有很多债务,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有大量的银行存款,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没有钱,而是怎么花好钱,包括花在何处、怎么花,这才是要害问题。

  网易研究局:有观点认为应该对单身人士和丁克一族征税来促进生育,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王雍君: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馊主意。毕竟生孩子是一项私人决策,尽管它关乎到整个国家人口政策的目标,但是从根本上讲,它属于一个私人自由选择的问题。这种权利,我们加以尊重。所以我宁愿选择那些奖赏生育的政策,而不太乐意去选择那些惩罚不生育的政策。

  网易研究局:也就是说我们要鼓励多生,但是不能惩罚少生。

  王雍君:就是这个意思。

  网易研究局:如果生育率继续下降,劳动力人口数量减少,会不会对未来的养老产生更大压力?养老金缺口会不会越来越大?如何应对这种状况?

  王雍君:有这个可能,但是问题比较复杂,因为养老金缺口取决于很多因素,不仅仅取决于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它还取决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如果中国经济增长前景良好,保持比较令人满意的经济增长,政府的财政实力应该会不断增强。

  同时我们也可以设想,如果政府的养老政策到位或者进一步改善,那么养老金缺口也是可以控制的,这不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们还有很多应对办法。

  网易研究局:有观点认为,人们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因为抚养成本太高,如何破解这种局面?

  王雍君:从根本上来讲,这是一个个人选择的问题。因为生孩子、养孩子的成本确实会不断提高,也一直在提高。这会影响他们对生孩子决策的考虑,这是很自然的。这个问题,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讲,不是一个问题。

  网易研究局:为什么?

  王雍君:因为生孩子是个人权利选择范围内的事情,个人有权利选择生还是不生以及生几个。如果这个选择和国家人口政策的目标相冲突,那么政府可以采取一些奖励性政策,我不主张采取惩罚性政策。所以我说这本质上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就是如果政府要鼓励生育,那么政府可以采取激励性政策——奖赏以及补贴。养孩成本提高会影响个人的生孩决策,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它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网易研究局:汽车销量大幅下降是人们近期热议的话题,中国的千人保有量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去甚远,按理说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为什么会在这时出现下降?与购置税减半优惠政策取消是否有关系?

  王雍君:有一点关系,但关系不大。汽车销量的下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必然的。首先,我们不应该简单地拿中国和美国比较,因为美国的人均收入是中国的好几倍。另外,如果中国的人均车辆拥有率达到美国的水平,我们的大街小巷都会摆满了汽车,那么我们能够支撑的了吗?汽车还涉及到污染问题和环境问题等其他一系列问题。

  最近汽车销量下降的原因其实比较多,最主要的原因概括起来就是消费者买车的吸引力下降。过去人们喜欢买车,因为那时候汽车是奢侈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不仅仅是简单的交通工具。现在各种交通工具都发展起来,交通设施也完善了,人们出行有很多方式,买私家车不见得是最好的方式。因为买私家车,可能会面临“买得起,养不起”的问题:保养汽车费用高,汽油费用也很高,还要受到很多限制,比如堵车,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另外,汽车销量下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经过了二三十年汽车销量的高速增长期,它的基数已经比较大。当汽车总体的保有量很高的时候,要维持过去那种高增长是不可能的。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现在我们的政策也在调整——鼓励新能源汽车。现在绝大部分汽车都面临一个转型的问题,现在保有的这些汽车对环境的影响比较大,很多人都在观望——如果新能源汽车有一天成本下降、价格下降。那么人们可能会这样想:不妨等一等,然后再去买车。这也是一个短期因素。

  网易研究局:国家推出汽车下乡的政策,给予一定补贴,促进农村汽车更新,能否开辟广大的农村市场,提振车市?

  王雍君:这是非常好的政策。汽车下乡对于提振车市、使汽车销售获得一个新的增长点是一项非常不错的政策。因为中国的农村生产现在还基本上处在初级阶段,它有非常大的开发潜力。另外,我们也应该注意到任何人都有买车的权利,不管是农民还是市民。

  提振车市、增加销售量是一个方面,另外相关的配套措施也得跟上,如果在农村有很多人购买汽车,那么尾气污染也是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我想汽车下乡应该是非常不错的政策。

  网易研究局:两会是一个重要的政策窗口期,今年房地产税是否会有新的进展?

  王雍君:房地产税大家都很关注。但是这几年,中国主要做的工作是前期准备和讨论,至于房地产税在哪一个时间点上具体推出,这一点我们现在还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答案。但是大家可以更多地思考一下:第一,中国真的需要房地产税吗?第二,房地产税到底用来解决什么问题?

  其实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房地产税目前不紧迫。因此,我们需要把很多问题想清楚,需要把方案设计得好一点。这样一旦房地产税推出来,成功的概率就会大幅提高。

  房子有三个用途,第一个是居住,第二个是投资,第三个是投机。我个人倾向于居住的用途是免税的,投资的用途是低税的,投机的用途应该是高税的。

  网易研究局:如何区分投资和投机?

  王雍君:简单地讲就是两个标准。

  第一个是交易的频率。如果频繁地买进卖出,那投机的成分就比较大。第二个是差价。如果卖房者在短期内赚取的差价非常高,超出了合理的投资回报,这也可以看作是投机的一个标志。这样就可以很清楚地区分投资和投机。

  我们应该记住房子首先是用来居住的,这是它的基本功能。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房子也具有投资的功能,我们限制的或者说要控制的是房子的投机功能。中国没有强大的股市,人们对投资品种的选择、投资方式的选择还是有限的,楼市发挥着类似于美国股市的作用。如果人们觉得股市没有吸引力,在其他投资品种的选择方面也会受限,那么把钱投到房产上,作为一种投资,这不仅是一个事实,它也具有一定合理性。

  重要的是区分投资和投机。正常合理的投资和投机,只要加以严格的区分,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房地产税的设计就会考虑得比较清楚。房地产税很复杂,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利益,还涉及到整体的经济发展、政府的财政收入等等,所以我们宁可前面多花点时间加以精心考虑,考虑清楚后,再推出也不迟。所以房地产税,我预计在近期推出的可能性不是很高。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